皮离球

‘所以,喜爱得不得了时,手指就会起飞,目的地是一片软软的草地,穿越最后的距离,稳落在他的头上。’

  满心的欢喜。

失去梦想变成荷包蛋……居然找到了表情包原图

@宠物の私屋:

【喵喵午饭时间】:煎蛋一枚,你吃了没?

我有一个小目标(•̀ᴗ•́)و ̑̑以后吵架能够越来越据理力争
不要总是受欺负啦

经典凯源文 (部分)

像极了一幕青春电影

药染春衫:

凯源文
如果可以,不如回到初遇,和你打声招呼,在你手腕上系上棕色细绳,悄悄拴住你的青春。但是,绝不会告诉你,之后我们将经历的种种风雨,究竟尘埃落定后会各自分离,抑或无法舍弃。也不会告诉你,我会一如既往的,默然深情。
——《棕色腕带》


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平日》

书包落在地上,“嘭”的一声轻响,像种子爆裂,像花蕾绽放。
两个少年,一同听到了花开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初夏之夜,涌动的芬芳。
原来跨越了这一步会是这样好,像堕入温暖广渺的水域,心甘情愿在狂乱的心跳里溺亡。他紧紧搂着王源,像搂着湖心单薄柔软的水草,若不这样用力抱紧,会害怕他要消失掉。
——《爱上层楼》

那年夏天,他问,那我适合什么?
王源没能回答,后来他听到那句歌词醍醐灌顶,Pierced right through my youth眼中刺花火,直笑少年痴。
王俊凯像花火般穿刺过他的青春。
其实不是你适合什么,而是我缺了那么一句贯彻始终。
年轻时疯狂过挣扎过,曾歇斯底里也试过冷心冷眼,以为你我之间不过年少轻狂便可概括,说过那么多甜言蜜语,还是纠缠着分分合合,其实只是缺一个义无反顾爱到底的理由。
他说你就承认得了,你喜欢我。

哪有那么多理由,只是你在这里,踩着雨我就来了
——《爱无反顾》


我走过了山河,也走过了你。余生不敢再落笔。
——《陌上开花》民国

从前,王源捡到一只小狼崽,后来被他吃了。这头狼教会他爱,他便甘愿把真心交付。他带着他跳了人生第一支舞之后毫无预警地离开了,时光荏苒,他们重逢,最后,他们再没有分开过。
他得到一个人,相守到老。
——《养狼为患》


未敢贪心妄图将来可有一个你,就连有没有明天也不敢设想,所以谈何未来。
——《涉黑》


”他的哥哥最爱的还是他。
他也是。”
——《明知故犯》


“我们还有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 讲未来要说的话,现在,我爱你,就够了。”
“爸爸总是笑着待人,笑容里融合着盛夏的莹光与温度。
父亲却是严肃谨慎,如同秋季那般内敛与坚韧,毫不拖泥带水。
他们性格处处不同,却恰好个个互补。也许,他们让彼此领悟到了生命的真谛吧。爸爸和父亲,一似夏来一似秋。”
——《黑枪》


王源终于说完了,他憋着一口气,根本不敢停下来,好像他怕停下来那股勇气就会悄悄溜走,然后他的人生就会不动声色的变得平静又黯淡,永远抓不住最亮的那颗星星。

王俊凯没有打断他。

王俊凯从第一句话开始,就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随着他说的越久,那眼神越温柔,直到最后一句,他终于看见了王俊凯的虎牙。

你是我的童年,我的青春,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我隐藏在伟大友谊后无望的爱人。
——《春秋》 六岁到十九岁


他们行云流水,他们酣畅淋漓,他们每一个音调都紧密的咬合在一起,像最默契的一个吻。
——《下一首》


  一个少年弯着双桃花眼,露出唇边的虎牙,笑容温文尔雅;一个少年睁着双杏仁眼,兔牙俏皮地探出头,笑得恣意张扬。
  唯一相同的,是彼此都天真稚嫩,有少年人独有的动人风采。
  那两道相视而笑的目光穿越重重人海,穿越青葱的少年时代,穿越漫长的试探与等待,终于完完整整地抵达了彼此的眼底。
——《幼稚完》


你会遇到他,和他先走一段相安无事的路,然后你可能会因为心动而慌乱,因为人生首次计划未来时要加上一个新鲜的人而新奇,因为不熟悉不擅长没有办法把握平衡和尺度,陷入焦躁、不安和患得患失、对自己的失望。
——《双子星》



时间过滤掉了很多杂质,同样洗刷净诸多过往,清明的曾经反倒被现实折腾成晃影。那些幻想过的如果,一时间落得没有如果。

原来短暂的年少轻狂,并无所谓亘长的眷恋。
——《红眼》




那道金红的巨大光带缠绕着地球,像宇宙中重燃的极光。
映在两人经历漫长分离依然熟悉炽热的瞳孔里。
爱怎么会重燃,爱只会永远消失或者一直都在。
就像这道金红光带,像是年迈的星球老人临终微笑挥出的最美一刀,它深藏在地球的年轮里,它漫长无垠,没有终点,深藏在只能用最长的时间单位来计算的岁月中。它沉睡在地球的层层伤口之下,沉睡在它的辉煌黯淡中。它是每一个人类身上与生俱来的基因,灵魂中敲问天堂的回音。它是这个星球,他们亿万年的故乡,最后一声慈祥的道别。
这道重燃之光,写满了我想你,我爱你,我喜欢你,我舍不得你,我不想和你分开……但是,我们还是会再见的。
是从古至今,从人类奇妙的喉咙中发出的无数声音。
是一个星系对于另外一个星系的告白和托付。

——《重燃极光》



就让时间的齿轮不停下转动,而如流水一般永远向前。
是更美的前方。
——《伪命题》 师生



然后喜欢变成了相爱,又是日复一日,日复一日。
——《隔壁邻居有点烦》




——《草长莺飞》



多谢你如此精彩耀眼 做我平淡岁月里星辰
但愿这漫长渺小人生 不负你每个光辉时分
——《远辰》



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我从未说过到底爱你哪一点,但始终记得第一次见你时,你带给我到达内心深处的那种震撼,那一刻我想,这就是爱了。
我没有华丽的语言能给这份爱添上一个形容词,如果非要说出来的话,那便是,你的声音很好听。——《你的声音很好听》



他们之间从来不需要什么兜兜转转的情感磨练。
他们之间从来都不差。
——《不差》 金主


是你,从课本试卷到合同文件,从沾满泥土汗水的篮球到皮质锃亮的电脑包,从呼呼转着风扇的喧闹教室到开着空调的高层写字楼,从上下铺的木床板到两米二的柔软双人床,从懵懂莽撞到成熟稳重,从青春年少到已近而立,我喜欢的,都是你。
——《是你》



我想你就好像是他看上的一件礼物,不管是谁送的,他都会拼了命的珍惜。
——《糟糕》



王源望着最上方为背景的山脉出了神,他迟疑着坐起来靠在床头板上,将明信片缓缓倾斜,灯光扫过墨绿与黑色相间的一块区域,一闪而过的笔迹令王源心脏都颤了一下。
如果早点遇到你。
——《边界》



像极了一幕青春电影。
再一眼。
至此开场。
——《流言效应》



但是那行字已经深深,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他的心里。他的骨头。他从没觉得,这世界上,跟另外一个人的距离这么接近,仿佛骨肉相溶。
“你是我完整的青春。”
——《先天不良,后天驯养》

 

 世界大到难以想象,人与人相遇的概率小到十几万分之一。我也曾经横冲直撞,满心迷惘,可埋在血脉中的冥冥注定,让我永远清楚要在哪里落脚。
  我们有漫长的故事,我们有无尽的未来。
  就始于最漫不经心的,萍水相逢那一眼。
——《萍水相逢》




——《白露》




——《弟弟》



乙醚,中枢神经抑制剂。
早已被医药界淘汰了的麻醉药品。
无色,刺激性液体,若制成气溶剂喷洒于人的脸部,一旦吸入,完全可以在数秒内被迷倒。
——《doctor's wang》


进入夏天,也就意味着考试季的到来。运动会结束了,大家也都开始着手复习。忘了是谁首先开了电扇,忘了什么时候天热的开始开了空调,忘了生物老师何时开始穿上短裙,也忘了谁第一个买了冰淇淋。
——《相爱相杀》



书包落在地上,“嘭”的一声轻响,像种子爆裂,像花蕾绽放。
两个少年,一同听到了花开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初夏之夜,涌动的芬芳。
原来跨越了这一步会是这样好,像堕入温暖广渺的水域,心甘情愿在狂乱的心跳里溺亡。他紧紧搂着王源,像搂着湖心单薄柔软的水草,若不这样用力抱紧,会害怕他要消失掉。
——《爱上层楼》


你看,我们总是看着自己在乎的人,一个接着一个,你从来不会在意有谁喜欢着你,你也不会在意有谁讨厌着你。
你的目光永远都锁定在你想看的人身上。

我们两个人之间并谁强谁弱,就像两条注定要交汇在一起的河流,慢慢慢慢的,一路流淌下去。
总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会出现在一份结婚证书上。
你快看啊,你和我的姓氏,从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了要走到一处。
——《姓氏》



之后的日子,他们再未向谁坦白,也没向谁公开,在王段明急破头的时候为他带来了一个小
生命,在流言蜚语横行的时候躲在王俊凯的总裁内室里,他工作,他背剧本。
再之后的日子,掉落在花瓣上的余晖总是最缠绵的温度,停留在电线上的白鸽总是最缓慢的
飞翔,他们在只有彼此的世界里,安然久长。
——《永恒定律》



他曾对着年少无知的他描绘梦想的模样,告诉他这个世界有多大,答应他以后带他去看生活
最好的样子,他做到了。他也曾对他说你是生,是他丢了任何都要去谋的东西,所以即使每
晚的梦多可怕,只要睁开眼有他,那地老天荒的随他也豁出去陪他走一次该多美好?
你看到了吗?
我们坏了乱了丢了散了。
他们依然那样,没变过。
——《我依然》


边边角角无法重合,却腻腻歪歪仿若双生。
——《只关于你》带女友



  现在,我想就这样公开,也就足够了
  我还没上传,他就非要煽情的告白做结尾,好吧
  还来得及补上一句
  爱是恒久忍耐
  爱是永不止息
  爱是你
——《王不见王》


那就是记忆里最好的夏天,烧烤店里有烤串的香味,有女生刚洗完头发后残留的洗发水味,有吹个不停的老旧电风扇吱呀吱呀拼命运作的声响,也有男生打完球的咸咸汗味和嗡嗡作响惹人心烦的蚊子,还有那个可以匹配脑海中所有褒义词的站在人群中央的男生,他笑得露出两颗虎牙,骄傲又自信。他说,让我们一起走向更好的未来。
——《年少情歌》


而你们终于十指紧扣,双唇相依,那颗种子开出了绚烂的花朵。
正如爱情不会被时间遗忘,你们不会在老去之后失去彼此,你们相互支撑,拥有共同的回忆,你们的生命已经合为一体。
你遇到了他。
所以青春不朽。
——《不朽》



——《寄往鲸鱼岛的信》



  在两只手紧紧交握之后,在那一次轻松畅谈之后,在那些不够耿直的信息之后,在方才那个让他们有些后悔的拥抱之后,有许多被时间掩盖、被过去掩盖的东西,都以遮挡不住的气势汹涌而出,再也无法隐藏了。
  一起在舞台上唱歌,是多么大的幸福啊。
  我眼中的你,是天空中最亮的星,只要站上舞台,就会散发出异常夺目的光芒,让我忍不住目光跟随,心也追随。
  我心中的你,是黑暗中最暖的光,舞台如此空旷,却依然被照亮被点燃,让我的前方一片光明,让我的心里一片温热。
  一首歌,不过是短短的几分钟,却能让我们获得如此满溢的幸福,真的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啊。  


他们从来没有对彼此说过“我爱你”,都是羞涩内敛的人,说个“我喜欢你”已经费尽了全力,但此时此刻,他们将那三个字藏进这个独一无二的誓约里,给彼此最大的钟爱,给彼此更多的爱。
  时间会证明一切,证明他们是如何经过,证明他们有何样往事。
  总有一天,总有一个时刻,他们会对彼此说:
  “我好像没办法更爱你了,因为,我们已经走了永远那么远。”
——《更爱》


他们已经长大了,长高了,肩膀也宽了。但是在彼此的眼睛里,他们看见对方又变回那个小小的,年轻的少年。他们看见那两个一起打完架不回头看一路狂奔的少年,看见夜晚躺在草坡上偷偷谋划着要一起去远方流浪的少年,看见失意难过的时候拉着彼此的手一路走也不肯放的少年。
王俊凯把吉他靠放在王源的键盘旁。
“跑吧!”他说。
他们在所有热热闹闹的人群中拉着手狂奔,人们往台上挤涌,他们长腿一迈,跳下舞台,逆着人潮,往反方向大笑着逃亡。
他们不回头,他们一路逆行。
他们永远都是不肯妥协的少年。
——《逆行》


不过半年,王俊凯拒绝和皇朝娱乐续约,正式退出娱乐圈,携“妻”销声匿迹,君临也带着芝麻汤圆消失在了游戏里。
——《网游之御用大神》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网游之就你最装逼》


人生如此漫长,不过是一段独自修行的旅程。途中也许会遇到某些人,看遍繁花似锦,最终也还是会回归到独身一人。

往后的日子,依旧是一个关于爱与梦的故事,经久不绝,恒久不息。
——《星途》


当晚我做了一场梦,梦境很简单,一条河,一孤舟,江河浩瀚平阔,水声静谧,桨声灯影,船身摇晃着拨开道道水痕,却迟迟到不了岸。
最后那划船的人干脆扔了桨,睡到船头,月色很好,他便就着满船的月光酿酒喝,喝得伶仃大醉。
我看不清他的脸,我感觉他是马思远,但是又不完全是,突然之间,我觉得他就是我自己。
所谓前尘往事,无非一场大梦。

“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

我是推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无望地推着巨石上山却看它滚滚落下。我是失败的伊卡洛斯,向着太阳飞翔一生,却最终失去了翅膀,坠落而死。
我面前是人山人海,我心有所爱,而所爱隔山海。
——山海不可平。
我分不开红海。

“如果是中世纪,我可以去做一个骑士,把你的名字写满每一座被征服的城池。如果在沙漠中,我会流尽最后一滴鲜血去滋润你干裂的嘴唇……”
“……如果我是天文学家,有一颗星星会叫做你的名字。如果我是诗人,所以的声音都只为你歌唱。如果我是神父,再没有比你更好的天堂。”
——《人间喜剧》


王源因他这句话手足无措,身后有人推了一把,他跌跌撞撞地摔进王俊凯怀里,对方胸腔里的心跳频率,似乎和自己的突然合拍。
就像那一天,他也是这样,跌跌撞撞地闯进了王俊凯的世界。
——你好[微笑]
——我不喜欢[微笑]这个表情,你能换一个吗
——[再见]
故事发生的时候,谁又能猜到结局。
——《我对象》


“你想追求的是什么?”陈起扫了一眼王俊凯手头的习题册。
“是你们最不屑的东西。”
“那是?”
“希望。”王俊凯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对未来的希望里,有王源的存在。
“你成熟了很多。”陈起看着他日渐挺拔的背影。
“人总会因为一些事情有所改变,就像五年前我妈去世,让我看清了原来人应该是孤独的,没有谁能一直陪着你,不管愿不愿意长大,都必须要面对。”

“嗯,一年一年,王俊凯就和王源一起变老了。”
“肯定是我先老啊,我七十七了,你才七十。”
“那多好啊,我一直照顾你到老。”
“我会死在你前面的。”
“我一定努力不死在你前面。”
“那会觉得孤独吗?”
“不会啊,因为你说过,会等我。”
——《离离源上草》



“我不知道。”
酒精麻醉了思维,他认真地开始想这个问题,蹲得小腿有些发麻就站起来。遮雨棚上的一滴水下坠过程中被风结实地吻了一口改变方向,砸在了王源的鼻尖。
喜欢你管我很严肃的唠叨,找不到我着急的样子,叫我起床的温柔的声音,说晚安的同时落在额头的吻,手指揉过头发的轻微压迫感,睡熟了安稳的心跳;戴在脑袋上的猫耳朵,挂在衣柜里大一号的白衬衣,早起煮好的加多了盐的面条;俯下身浇花的背脊,看报告和账单的眼睛,思考时抿紧的唇线,鼻翼两侧一笑就会皱起来的细小纹路。
他最终放弃了描述般地,垮下肩膀,书包撞在墙上,里面的废纸发出一声呻吟。
分不清是因为喜欢你所以疯狂地爱上了你的一切细节和习惯,还是因为其中某一个动作而陷入了爱你不可自拔。
“我可能就……喜欢你而已,没什么原因的。”

“说不出哪里契合,反正第一次闻到我就想到你了。”
介乎雪杉和松木之间的香调,兼有蔷薇的余味,像他们在默契维护的小花园每一个春天的味道,也很像细水流长的爱情。
——《你对象》


如果王俊凯还想要砸吉他,我就冲上去把吉他抱住,反正平时也只有我能碰他的吉他。
如果他真的把吉他砸坏了,我就记得把它捡回去,修得好就修,修不好我收着。
砸坏的吉他也还是王俊凯的吉他。
走了的王俊凯也还是我的王俊凯。
可能最后会变得很糟糕的十年,也是我们的十年,我舍不得不要。
——《replay》




——《参商》



  王俊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也不知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那个一瞬间就要脱口而出的答案说了出来:“我们是真的。”
  这世界有太多东西是假的。
  就好像彩虹不过是阴雨过后光的折射和反射,舞台的灯光背后也有许多不为人知的阴翳。和善背后有诋毁,亲切掩盖着目的,甜言蜜语为利益代言……获得的越多,身边真假掺杂的东西就越多。
  可是你是真的。
  上台前你放在我手心里冰凉的指尖是真的,语塞时你递过来的安慰眼神是真的,耳语时红了的耳廓和熟悉的洗发水香味是真的,笑容和眼泪,嬉闹和争吵,并肩走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真的。
  世界纷扰喧嚣,唯有你始终真实可触,也许这就是我对你如此执着的原因。

 真的是奇迹一般的你和我。
  相识快九年,陪伴彼此走过漫长的、艰难的、荣耀的岁月,分享同样的梦想和舞台,即便分别也让对方成为最特别最缠绵的惦念,做彼此最忠诚的朋友、亲人和恋人。
  第一个十指交握的人是彼此。
  第一个用力拥抱的人是彼此。
  第一个用爱亲吻的人是彼此。
  第一个享有最亲密接触的是彼此。
  然后,也将拥有永远完完整整的、全部的对方。
  别人眼中不可饶恕的离经叛道,就是我们用尽全力才找到的答案。

过去总是认为成长残酷,让我们一路受尽折磨失去很多最后竟不知得到了什么。
  可是当我清晨一醒来就能看到你在身边时,才发现一路走来重要的想要的爱着的一直都在。
  那就是属于我的你。
  有你陪着,成长就成了一件美妙的事情。
  有你陪着,无论发生什么都能勇敢面对。
  有你陪着,一切到最后都会成为美好的回忆。
  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好在一辈子也很长,我们可以一起慢慢走。
——《舍吾迷离》



——《我未能一往无前的恋爱》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王俊凯不说话,只是拿着手机贴着耳朵,突然就跟洪水决堤一样开始默默地大淌眼泪,泪水跟不要钱似的哗哗往下流,但是因为咬着牙,所以一点点呜咽的声音都没有。
奇怪的是,王源在电话那头却也突然地噤声不再说话。
彼此就只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通过电波传递,差别只是王俊凯的呼吸声稍稍显得不正常地急促一些,而王源的呼吸更为平和和绵长,莫名地就安抚住了王俊凯。


——《演员》



离他很远,远到一个在地球,一个却在银河系之外。
这算是骗他吗?不算吧,我只是没有告诉他他不应该知道的事情,没有告诉他,他或许会害怕躲避的事情,没有告诉他我的心事。

我过得很好,有爸爸妈妈,有友好的同学,足够义气的兄弟,还有一个我喜欢的王俊凯,他陪在我身边照顾我待我好。

却活的很糟糕,那个我喜欢的人却永远不会喜欢我。
我停下脚步转过头,遥遥望着他所在的地方,灯光明亮,人声鼎沸,而我在阴暗而空旷的这里,冷风吹打,黑暗笼罩,我终于再一次清楚地认知到了我们之间无法跨越的横沟。
飞机飞不过去,船划不过去,车开不过去,但是他只要一伸手,我抓住,就可以得救,但我深知,他永远不会伸出手救我。
我不抱希望,一了百了。

我终于切身体会到,喜欢一个人是自己的事儿,得拿出过日子的态度,一个坎一个坎的跨过去还别指望有人能牵着你,掉眼泪就擦一擦免得糊了眼看不清路,一个不下心还摔得满身是泥,哭不要紧,狼狈的爬起来拖着伤腿走下去才难看,才难过,只要还想据需,就硬着头皮撑下去。
世间没什么缘分不缘分的,都是撑来的。

其实我说这么多,就想问问他,如今你和我站在一起,你难过吗?你恶心吗?
可他连让我能够歇斯底里的冲他嚷嚷的机会都不给我,把我卡在中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棵树爱上另一棵树,中间隔着宽阔的马路。

他看着我,我发现,心事这种东西,就算捂着嘴也能跑出来,那些沉甸甸的喜欢都在他的眼里,小心翼翼,揣揣不安。
我承认我胆小,我承认我不敢放手去尝试,可是你怎么敢,拿三个人的未来,拿那么多沉甸甸的希望去堵一个微不可见的未来。

我一直以为王源是我的天意,如今我恍然大悟,他是报应,都是我的报应。
——《床头灯》

老相册:

R氧化碳:

@老相册 ——生日快乐!

《Youth》

***
        “我等不及要见孩子们了。”Alice Baird看着列车窗外呼啸而过的树影喃喃自语,喜悦洋溢在她的眉间。
        但很快她又锁紧眉头,黑鸦色的阴影攀爬上她的面容,给那张光华不再的脸更添上几抹愁绪。
        “Adam,你答应我的,你可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孩子们。”她扭头严肃地叮嘱丈夫,唯恐这个有时候异常迟钝的男人一个不留神把自己的病情跟儿子和女儿——Martin和Maria摊牌。
        Adam Baird将纸袋里的药粉倒进军用水壶里,盖上盖子小心翼翼地摇了摇,又把一小块冰糖捏在手上一起递过去:“知道了,Alice,知道了。”他有些无奈地笑着:“你可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在翻来覆去讲这件事!”
        “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给我吃冰糖!”Alice有些不满于丈夫孩子气的行为,但还是把那块小小的冰糖放在手心里。
        她仰头喝下治疗胃炎的药,喉咙上些许耷拉下来的苍白皮肤像极了他们花园里、冬季里失去活力而枯萎塌下的玉兰花瓣;皱纹顺着她的两侧眼角一路向下,横跨脸颊与其他细纹交汇,一如蜿蜒干流顺着时间的沟壑分出江河支流,将那份年华和青春一同带入时光的废堆。
        “现在我也变成病乌鸦了。”颠簸之中,Alice觉得自己回到了当初与丈夫第一次旅行时经历的旅程——那时他们还一穷二白,只能与汗湿衬衫的工人大汉一起乘车。Adam不顾空气炎热只想紧紧箍住她的背,用手臂护着她。他们就那样在崎岖的山地火车中嬉笑着互相开着玩笑,度过一整天。
        火车车轮碰撞铁轨,哐当哐当被她吞下的安神药舒缓为悠扬的摇篮曲:“年轻的时候我可还是铁人三项的冠军……小伙子们都比不赢我!”她愤愤地捏上丈夫的手臂,一如少女时的娇气。
        “Ouch——Alice!”Adam疼得嘘嘘吸气,“得了得了!快睡觉吧!要是Maria看见你脸色苍白可又要不认我这个爸爸了!”
        “那可是我女儿!”她骄傲地仰头,鼻尖差点翘到天上:“她当然护着我!”
        Adam失笑,伸手温柔地将妻子的肩膀揽到自己身边,一如多少年前的穷游时一样,将十指交叉环过手臂,箍住她的背脊。
        “行啦,老姑娘,睡吧。”
        Alice顺势将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与她不同的那句躯体有着短而软的深色发丝,皑皑白雪在与她相同的洗发水气味中安静落下,灰白了他稀疏的头发。
        捂着隐隐作痛的胃部,她叹了口气,疲惫地合眼:“真是老了……”
        如同二十年前老电影的画面在窗外飞掠而过,斑斑点点阴影夹杂着日光水一般漫流而去。
        Alice状似轻松地问他的丈夫:“嘿,Adam,你说我们俩谁会先去见上帝?”
        Adam严肃地思考了一会儿,拍了拍她的背:“看你在菜场买菜的架势,我可抢不赢你。”——“如果上帝要你先一步离我而去,别担心,我会处理好一切的。你只消放心地去度假就好。”
        妻子只是更加挨近他,沉默地在他脖颈旁呼吸着。

        “你还年轻呢,Alice。”
        他说。
        “我们老了,迟早要被上帝分开的。”
        她说。

        沉默。

        Adam Baird搂紧他的妻子。笑得像个成功骗走了糖果的孩子。
        Alice Baird有些生气地推搡了一下:“你笑什么?哈,我知道你这老家伙就是嫌我又老又丑——”
        “不,不,Alice。”丈夫放松身子靠在有些硬的靠背上,把妻子的头摆在一个舒服的位置。

        “你知道吗,你刚刚问我那个问题时的表情很可爱,很年轻。”

        “Alice,你前所未有的美丽。”

        “自从我们在神父面前起誓、你我都拥有了Baird的姓氏开始,你就一直是占据我心的伴侣。”

        “就是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名字里的'A'拆开。”

        男人和女人的气息缠绕在一起。他们的存在合二为一。他们紧紧依偎。

        阳光从东方向西方偏移,光影轮转吻过Mr.Baird与Mrs.Baird的发梢,善解人意地略过他们的眼睑以防将他们叫醒。车厢中的喧闹和谈话全被军用水壶咽进肚子,温吞地将它们过滤成梦乡中的鸟鸣。
        那一年的山野依旧澄澈如德国多瑙河上的粼粼水波——而他们依旧年轻如初。

        “Adam,你真是个老滑头。”

        Alice吻了一下男人已经带着笑意合上的眼睑,嘴角勾成明媚的弧度。
        于是他们紧紧靠着对方,沉入午后的睡眠。

        ——Eternal Youth——

很多委屈只能咽下
如果要这样
才能做所谓的
优秀的完美的自己
在死前
要对自己独立的人格
与我那独一的灵魂
道歉
骄傲地道歉

上一个说
她很在乎你
于是我在意了
费尽心思对她好
变得卑微的我
得到了什么

现在有人又说了
她很在乎你
我更在意
我会对她好
但会保留警惕
只能说对不起了

你是怎样的人

猖狂后的掩埋
坚强后的脆弱
虚伪后的真心

所以
你去放纵猖狂
去掩埋脆弱
去维护虚伪
你排斥每一个看穿
却为每一次理解心悸

你很容易喜欢一个人
却推开每一个关怀
又觉的
每一次推开后
怀抱着的每一分空气
都空荡荡的

真情的流露被诟病

虚伪的假面被迎逢

你不愿一个人
所以你带上面具
就这样
由内而外
成了一个人的灵魂

(偶尔翻到以前写的,感觉自己很厉害的样子)

这是在从重庆回怀化的路上
要说什么?
无关凯源,无关添福
但是却关于自己、朋友和家人
原先觉得
只有他们是光
是我所有未来的相关
后来。。。
我终于学会了 如何去爱自己
歌词是这样的
我还学会去爱别人了
这都是通过他们了解的
我了解他们
或许只是了解了一个梦
这个梦散了
抬头看到的星星就更有了意义
我之间依赖他们给我带来的爱的感觉
或许现在依旧
却细水长流
他们这么好的孩子
也会希望我们去找到
生命的真谛

书架上第三层的小王子,夹了一封信。
(经典意林版的小王子,是我的执念。)

写文真是件很累的事,我马了半天,又被重庆话卡住了,结尾的剧情也还没想好,又想把前面的马了好久的废话删掉,感觉很渣啊崩溃。之前看到的各位大大真的太厉害啦!我还要慢慢摸索了!
啊啊写不好,失望ing